黄京生:“泡”在实验室里传授技艺

发布时间:2014-03-18浏览次数:148

免费办班招学徒,想把30多年金属机械加工经验教给学生
黄京生:“泡”在实验室里传授技艺

   在刚刚结束的工学院、职教学院第六届“青春榜样”的评选舞台上,12名身着蓝色工装的阳光男孩儿格外引人注目。他们都来自一个特殊的群体——机械加工实验班,这不是学院的一个行政班,而是由该院黄京生老师自发自愿、免费招生而成立的一个技能学习班。在这个班里,同学们认真跟着黄老师学习操作技能,动手能力、科研水平得到了大幅提升。

   年近花甲的黄京生,已经有30多年的金属机械加工工龄。作为学院机械加工实验室的管理人员,平时工作不算太辛苦,可黄京生闲不住,他向学院提出申请,想要免费开办一个机械加工班,利用周末时间指导学生学习金属机械加工的技术。初中文化水平的黄京生说:“我的文化程度不高,但是我有丰富的工作经验,我想把我的技术,尽可能地传授给学生。”

   “师徒式”教育润泽课堂

   在黄京生的办公室里,陈列着一排排已经成型的精致零件,从基础的螺纹杆制作,到复杂的T型螺纹、配合键,几乎都是学生的作品,黄京生看着很欣慰,“这是他们每一次进步的记录”。

   “教学中沟通很重要,身份平等才能沟通。”黄京生说,在他的实验班里,远不止他一个老师。原来,28个学员中,学龄较长的“师傅”都带着几个初学的“徒弟”。通过师傅的口传手授,平时可能一天才能领会的技术,一个上午就可以达到要求。

   学生的独立思考能力,也是黄京生关注的重点。“只会‘扛枪打仗’可不行,还要摸清打胜仗的方法”,黄京生常常告诉学生,学习要学会求证,多钻研甚至能找到比课本理论更简便的方法。正如每个零件加工时都有特定的参数,不同的人借助不同的机器,得出的切削参数就会和书中的不一样。于是,黄京生鼓励学生根据不同工况,通过感知和经验大胆设想。“技术工种就是这样,必须要带着脑子干活,不断在实践中积累经验。”黄京生总是这样强调。

   在学员车螺纹的时候,黄京生通常只扮演“安全消防”的角色,学生车毕,往往会发现螺纹侧面不够光洁,而黄京生也不“轻举妄动”,在学员一番自我分析之后,再对其悉心指导。他还建议学生们每周完成一篇学习感悟,谈谈自己的所学所获,加深印象。

   浙江省机械设计大赛二等奖、三等奖……在黄京生指导下,许多学生虽然大一,也主动组队参加省、校机械设计大赛等比赛,并获得了可喜的成绩。

   不限时“充电”贴心培训 

   “我们干活到几点,黄老师也就几点走。”平时,黄京生对学生的认真负责是出了名的。

   走进机械加工实验室,就有一股浓重的机油味扑鼻而来。车床、普通铣床、刨床、磨床……一般要完成一个金属零件的加工,要经过几个设备的不断打磨。每周日,从早上八点到下午五点,甚至一直到晚上,黄京生都会带着学生“泡”在这些庞大的金属加工设备里,一“泡”就是一整天。工作量大起来,顾不得吃饭,有时舍不得学生误了饭点,他就让学生先去吃,自己继续在设备前研究,饿了从办公室里拿包方便面也是常有的事。除了周末授课时间,黄京生通常都待在实验室,只要学生愿意学,他就陪他们一个中午一个下午地练。

   黄京生说,他相信每个有志求学的学生都能学有所成。机械加工实验班里的大多数学生毕业于职业技术学校,在高中期间就有过机器操作的实战经验。而毕业于普通高中的王晓炜毫无技术基础,一开始,面对庞大的机器,他甚至叫不全名儿。“黄老师经常牺牲一整个星期的中午时间一对一辅导我”,谈及从当初的零基础到如今对普通加工的轻车熟路,王晓炜很感动,“学会技术操作后,我才敢说真正对书本中的机械理论有所掌握”,而这一蜕变,离不开黄京生的主动“加餐”。 

   不论是上课或是私下交流,黄京生从不批评学生。学生技术进步了,他会夸赞他们,技术不够,就鼓励他们不要心烦气躁。和蔼的性格让学生们深感幸福,私底下他们亲切地唤黄京生“老黄”。

   绝不赚学生一分钱

   有人会说,老黄花这么多时间指导学生,能得到什么呢?黄京生说,“我从没想过得到什么,而且我也绝不会赚学生的一分钱。我就想把我的技术教给学生,让他们步入社会的时候,能够更自信、更受欢迎,我希望他们个个都有出息。”

   和黄京生相处的时间越久,从他身上学到的,远不止技术本身。注重言传身教的黄京生有一个习惯,在教学生新技能之前,总是会一个人试验多种方法。学生陈光辉回忆说,“有一次黄老师的手腕静脉被玻璃割伤,刚缝了针没几天,就一个人戴着老花眼镜在设备上使力,他坚持要亲自演示一遍,看着特别心疼。”

   “每个学生都是一颗珍贵的种子,良好的品格就像是种子的基础,比学技术更加重要。”黄京生说,实验班的学员要被正式录取,得经过他的统一面试。有刺青、有耳洞的学生不收,成为正式学员之后,上课请假超过两次的学员自觉退出。而这看似“苛刻”的面试关,是黄京生对学生的第一堂课——学技术来不得半点轻浮。

   实验班开班近2年来,黄京生从未收取一分钱的学费。课堂内,他规定学生不准玩手机;课堂外,他规定学生不准给他带礼物,不准请他吃喝,因此,连家庭住址一般也不透露给学生。即使存在这些铁律,也无法阻挡学生对他的爱戴。明年,黄京生即将退休。就在今年春节,实验班中的28个学生特意为他制作了一个新年视频。视频里,28张可爱的笑脸挨个儿在镜头前送出祝福,有些学生平时不善言辞,却在视频中体贴地提醒着他要多注意身体,“黄老师,平时要少吃泡面,好好照顾身体”,“黄老师,这一年多真的谢谢您,我会继续努力”……对一个把学生当成自己孩子的老师来说,看到孩子的成长和用心,黄京生早已幸福满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