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伟:“当老师真好!”

发布时间:2014-03-14浏览次数:318

    “您拨打的电话暂时无法接通……”2008年汶川地震,洪伟一遍遍地拨打电话,她记挂着在九寨沟工作的学生。几天后,灾区恢复通信,学生第一时间给洪伟打来电话报平安,“洪老师,您放心,我很好,您要多注意身体……”

  在法政学院,洪伟待学生好是出了名的,学生爱她,就像爱自己的妈妈。她曾两次带出全国先进班集体,这在全校也是绝无仅有的。

  第一次见面,她叫出了我们的名字

  开学第一天,胡翊翀肿着眼睛来报道,高考失利,他在家哭了三天,没想到才进校门就迎上来一个笑着的老师:“呀,龙游的胡翊翀来了!”这个画面长久定格在胡翊翀的记忆里。

  这个未见面就叫得出学生名字的老师,就是时任初阳学院首届文科022班的班主任洪伟,为了给学生这份惊喜,她不知花了多少心思。

  开学前整整一星期,洪伟把30份学生档案当成学术专著来琢磨,姓名、长相、爱好、家庭状况……还没见着人,对这群孩子的脾气已经摸了个七七八八。

  小吴的父亲刚去世,母亲又生病,孤身在异地上学正是心里最苦的时候。入学当晚,洪伟就借着走寝和她聊了很多,小心避过敏感字眼,悄悄关注她的情绪变化。观察下来,洪伟觉得她是一个“自尊心很强的姑娘”,就放弃了直接资助的想法,改用代购图书资料的方式“变相”帮她减轻负担。

  尽管心都快细成“针尖”了,意外还是不断。胡翊翀大晚上不睡觉,就是喜欢上楼顶看星星。这可把洪伟“吓了一跳”,赶紧把他叫来“喝杯茶”。这个自诩“浪漫主义”的大男孩可算找到了“知音”,把他的小秘密通通吐了出来。

  学生哭,她哭,学生笑,她笑。那几年,洪伟完全把自己放进了022班。“我把学生当成自己的孩子。”她用温柔的母爱进驻了学生的心灵。

  30个学生,28个班委

   “万莉莉,来自我介绍,以后你就是咱们班的第一任班长了。”第一次班会上,洪伟迅速建起了022班的第一届“领导班子”。早在看档案的时候,她就拟好了这届班委的名单,而这不过是她“全民皆班委”计划的第一步。

   “30个孩子,29个是高出分数线二三十分录取的,心里的失落不消除,肯定影响他们的发展。”刚接下这个班的时候,洪伟着实头痛了一番。

  怎么把这群孩子管理好?她决定“自上而下”,从班委抓起。第一届班委挑的都是有经验、性子沉稳可靠的学生,在开学的关键时期“挑大梁”。

  有了有力的“臂膀”,洪伟“大刀阔斧”地开始了她的“激活计划”。先是召开每月班委例会、每周班级座谈会,帮助学生寻找自己的闪光点,鼓励他们“走自己的路”。随后,配合学院“考研助跑”、“考公助跑”计划,她力邀各个专业的优秀教师和学长,开启了“大学生职业规划”的第一课。

  几招下去,还有学生提不起劲?洪伟把班委做了微调,“试用期”后,个别同学被替换下来,而新一届“领导班子”策划起了课外活动。九峰山徒步、安地水库自炊,自编自导短剧New Butterfly……集体活动滚滚来,同学们大呼“过瘾”。

  熬过磨合期,学生渐渐适应大学生活,操心的洪伟也放手搞起“民主选举”。每半年的班委改选是班里的大事,到了大四,忙着考研考公找工作的“候选人”还是摩拳擦掌、跃跃欲试。

  就这样,总共才30个人的班级,竟然有28个班委,全都为班级建设出过一份力。谈起这个,洪伟也有几分得意。

  真想成为您的孩子

  去年,毕业多年的王静慧以教师的身份回师大开教研会,日程再紧她也不忘看望多年不见的班主任。当年,洪伟眼中的“小丫头”,如今已是带过几届高三毕业班的“实力派”班主任。更巧的是,王静慧现在又坐在了洪伟的课堂上。

  师生间的缘分,洪伟很珍惜,也因着这份珍惜,她始终觉得要对每个学生负责。

  洪伟教过的学生都有一个共识:“洪老师的课,不能迟到。”头几次上课,总有几个家伙明目张胆地迟到,面对这样的学生,洪伟也不骂,只是严肃地等他们坐下,再心平气和地对大家说:“我教书二十几年,每次上课都会提前十几分钟到教室,决不允许自己迟到。”倒不像是批评,但迟到的人却越来越少。

  从教28年,从哲学到法学,洪伟上课有自己的原则,其中“不让拷贝课件”这点历来为学生“诟病”,她却“死不悔改”。“好记性不如烂笔头。现在的学生有课件就偷懒,上课三心二意,这点绝对要不得,”洪伟宁愿让学生多埋怨几句,也不愿将来他们“恨白头”。

  给文科022班当班主任的那几年,洪伟还兼着法政学院副院长的职务,一个人恨不能掰成两个用。一忙她就忘了自己的生日,“连我老公都不记得,”但是班里的学生却记住了,买了鲜花,每个人都写了祝福贺卡,送到她办公室。有学生写“真想成为您的孩子”,当时她就哭了,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当老师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