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孝平:从问路说开去

发布时间:2003-10-18浏览次数:38

    从问路说开去

朱孝平(浙江省特级教师)

    朱孝平,1966年生,浙江义乌人,1986年毕业于浙江师范大学数学系,1996年毕业于浙江大学机械工程学系,获硕士学位,现为金华市教育局教研室职教部主任,中学高级教师。

    多年来,致力于机电类专业课程教学和职业教育的研究工作,作为课题组负责人或主要研究人员,先后承担省部级以上课题9项。近年来,在《浙江大学学报》、《中国职业技术教育》等核心刊物发表科研、教研论文30余篇,获浙江省教育教学成果奖等各类奖励20多次,主编、参编教学用书10本。

    曾获“浙江省特级教师”、“金华市专业技术拔尖人才”等荣誉,是浙江省名教师首批培养人选。


    神圣的讲坛之上,自己是否也经常讲解不明确,让学生无所适从,似懂非懂?是否也经常事无巨细,讲得过于繁杂,让学生抓不住要害,浪费精力?是否也经常想当然,把学生不懂的当作懂的,让学生无法接受?是否也经常因马虎或是才疏学浅,讲授出错,给学生日后求知埋下一个个“定时炸弹”?是否也曾不懂装懂,以其昏昏使人昭昭?

 

    问路,求知,先生的责任,似乎有点风马牛不相及。然而细心追究,便会觉得它们之间颇有联系。

    问路可谓平常,大凡出过门的人或多或少总是问过路的,但若问及问路之后能否顺利找到目标,大约都不敢轻易言是。就我自己而言,每每问路,总是磕磕碰碰,历尽周折,其中原因,归结起来恐怕不外乎以下五条,姑且都先归之于指路人。

    其一,路指得不明确。“前面不远转个弯就到了”之类的指点最为常见。然而,不远到底多远?转个弯往哪个方向转?被问者心中清楚,问者可是一片茫然。

    其二,路指得过于繁琐。“前面有个红绿灯,过了红绿灯有个烟摊,对面是条小胡同,穿过小胡同,转个弯可以看到一个杂货店,边上有个高房子……”,你感谢不尽之后,却突然发现这条路你已忘了一大半。

    其三,路倒是指得简单又明确。“就在邮局的对面!”指路人可是认定邮局的位置是人人都知道的,天晓得问路人连东南西北都还没分清。

    其四,语言表达错误。这种情况最为多见,“前面第三条路口”实际上是第四条,“向左拐”根本就该是向右拐,如此等等,能找到目的地倒是怪事。

    第五,指路人自己也不清楚该怎么走。这原本并不奇怪,某人即便在一个城市生活了一辈子,也未必见得知道每个地方,更别说是确切位置了,但如碍于面子,非要“大概”、“好像”地指出个所以然来,就害人不浅了。

    以上五条,加之问路者总是行色匆匆,来不及问清要害便赶忙致谢,使得问路这等平常小事总是让人费尽周折。

    数十年读书求知、教书育人,想想这教与学实在很像问路与指路。莘莘学子一如那些问路人,而我等先生就是指路人了。于是在体谅学生辛苦之余,免不了经常反思。神圣的讲坛之上,自己是否也经常讲解不明确,让学生无所适从,似懂非懂?是否也经常事无巨细,讲得过于繁杂,让学生抓不住要害,浪费精力?是否也经常想当然,把学生不懂的当作懂的,让学生无法接受?是否也经常因马虎或是才疏学浅,讲授出错,给学生日后求知埋下一个个“定时炸弹”?是否也曾不懂装懂,以其昏昏使人昭昭?

    如此一来,便甚觉不安。觉得学生学得好与不好,与自己干系极大。指不好路,担当不好先生的责任,贻误他人如何了得?好在症状尚明确,对症下药,当个好先生,药方似可以找到,那就是:踏踏实实做学问,搞清楚要教给学生的东西;认认真真研究学生,知道他们懂得什么,不懂什么;一丝不苟搞教学,正确讲授知识;无论讲什么教什么,万万抓住要害,讲清讲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