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丹丹:交心与教学

发布时间:2004-06-10浏览次数:22

交心与教学

从与学生“谈天”中想到的

沈丹丹(浙江省特级教师)

 

    沈丹丹,1962年生,浙江余姚人。1985年毕业于浙江师范大学数学系(函授本科),2002年获浙师大课程与教学论(数学)教育学硕士学位。现任宁波大学师范学院初等教育分院副教授,科研处处长,兼任宁波市实验小学副校长,宁波市政协委员,宁波市陶研会副会长兼秘书长。

    主要从事小学数学课程与教学论的研究工作,发表论文近30篇,20余篇论文在市级以上评比中获奖。主编小学数学教学参考书24本,其中18本已正式出版,参编并出版数学教材和教学参考书5本,三项课题研究获宁波市政府基础教育教学成果、宁波市教育科研成果二等奖。

    曾获“浙江省特级教师”、“浙江省教坛新秀”、“宁波市名教师”、“宁波市‘三八红旗手’”等荣誉。


    我也将偶然尝到的甜头转化为必然,经常在课堂上和学生们谈些为人师、为人母以及自己对人生的感悟和理解,逐渐“以情激学,调动参与,启迪思维,发展能力”就成了我的一种教学风格。

 

    一次偶然的机会,我与学生谈起了几年来对教师工作的感悟,以及所经历的甜酸苦辣。想不到这次“真情流露”让我跟学生成了朋友,这些学生喜欢上了我任教的“数教”课,让我体会到了真挚的师生之情。每次走进教室,看到他们期盼和等待的眼神,我的课堂教学就充满了激情,上课也就成了一种乐趣。我也将偶然尝到的甜头转化为必然,经常在课堂上和学生们谈些为人师、为人母以及自己对人生的感悟和理解,逐渐“以情激学,调动参与,启迪思维,发展能力”就成了我的一种教学风格。学生们毕业时自发组织写了一本留言册,记录了我们“谈天”后的感受和思想。

    蒋君的留言是这样写的: “一年的相处,您与我们班成了朋友。在向您请教问题时,您总是面带微笑,一丝不苟地为我讲解,对我影响最大的是您的思想‘纵然我愿意付出,就不要求别人的回报’。我会时刻记住这句话,并指导我的行动。”

    北仑虞君的留言是:“沈老师:您是我在师范里见过的最直爽的老师,您的许多经验之谈使我受益匪浅。我敢说,没有一个老师能像您一样,如此毫无保留地和我们谈心,您的课不单是知识的传授,还有您的经验,您的爱心,您的引导期待,谢谢您!沈老师,谢谢您传授给我们的一切!”

……

    学生们对谈天的积极反应引起了我的深思:难道老师只要上好课就尽到自己的责任了吗?殊不知现在的学生多是独生子女,他们有太多的物质条件,缺少的是人与人之间的情感交流。他们看到社会上形形色色的现象,有许多奇奇怪怪的想法,但是他们搞不清孰是孰非。他们看到成人尤其是老师们似乎都做得正确,长期的“你应该这样,这样……”使他们失去了自信心,表现为过分“听话”――感情上麻木不仁,失去了自己的思想;或过分叛逆――遇事总爱对着干,出现偏执心理。调节这些情绪难道仅仅是班主任的工作吗?每位教师如能在课堂内外留点儿时间与学生“谈天”――真实地谈谈自己的人生经历,谈谈彼此的思想观点,不仅不会影响本学科的教育质量,反而会收到事半功倍的教育效果。由知师而爱师,由爱师而爱这门学科,因爱这门学科,才能使学生变被动学习为主动探索,进而学好这门学科。

    我们的情感教育也同样,为什么不能从形式主义的说教转变为有实质性内容的交心,如留点儿时间与学生深入而真切地“谈天”?“谈天”的内容可否从简单的“调节”或“说服”转入到深层次的理性思考,如人生、哲理,包括教师本人各种思想观点的形成过程?教师能否放下“师道尊严”的架子,坦诚地与学生交流,并做到直面人生?……使教育成为活生生的生命与生命之间的对话?这样教师的教育生活才会得到生命创造的满足,从而真切地体会与学生共同成长的快乐。学生的灵魂所需要的不是被“塑造”,而是被“唤醒”、“激发”和“升华”。

    感慨中写下了自己的心灵告白,谨以此献给母校,献给第20个教师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