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碧云:给学生一个舞台

发布时间:2004-06-10浏览次数:319

给学生一个舞台

孙碧云(浙江省特级教师)

 

    孙碧云,1964年生,浙江金华人,2002年获浙江师范大学语文教育专业教育硕士学位。曾任丽水市教研室质量监控组成员,丽水市中语会副会长等。现任教于杭州第十中学。

    注重学生语文学习习惯和兴趣的培养,注重学生语文能力的可持续性发展,曾被评为“全国语文教师四项全能手”。在国家级、省级报刊杂志发表论文近20篇,其中《读写结合 举一反三》一文获全国教师论文大赛一等奖,《教材,师生创新的舞台》一文获浙江省新课程论文评比一等奖。参编、出版《语文教学对话论》等多部书籍;主持、参与“语文教学对话模式”等多项省级、市级课题。

    曾获“浙江省特级教师”、“丽水市教坛新秀”、“丽水市优秀教师”等荣誉。


    给学生一个舞台,学生会给我很多灵感,我与学生一同成长。给学生一个机会,让他听,让他说,让他读,让他写,语文能力与素养也就形成了。

  

    1987年的酷夏,我来到了丽水中学。丽水的夏天出奇地热,窗外的一切都白得刺眼,坏了隔热层的顶楼活脱脱一个蒸笼,树上的知了也特烦人,我真正感觉自己被人推入了火坑。

    我从来没想过当教师。可是,被一只“黑手”那么拨弄了一下,我的命运就不幸从“天堂”掉入了“地狱”。

    可我又是多么幸运!

    第二天就要上讲台了,我束手无策。组长金振声老师说,你晚上到我家来,我教你。我不敢漏记他的每一句话,第一节课就这么一字不漏,一步不落地照搬,终于混过去了,时间不多也不少!第一次对着那么多双眼睛,就怕多了时间啊!

    因为不会写粉笔字,已经快一周了,我没拿过粉笔,硬着头皮对学生说,我的粉笔字是小学生水平。学生说,老师,没事,你写吧。我们能看清就行。

    我有两位指导老师:王槐庭老师和林增广老师。我去听两位老师的课,惊奇地发现;王老师的课幽默、风趣,听后觉得满口余香,如东坡肉般美味;林老师的课就如在九溪十八涧野炊时大伙自己烧的番薯汤那么清淡可口,沁人心脾。他们的上课水平绝不亚于大学老师!这时我才知道中学也是一个藏龙卧虎的地方。要当好中学教师,是一门博大精深的学问,而绝不像有些人所认为的中学毕业就可以当的。王老师似乎看透了我的心事,一次次地对我说,当老师好,与学生打交道,你心里会很踏实,看到学生有出息,你会很愉快;我就是看不惯社会上的歪风邪气才自愿回来当老师的,那些官员的一餐饭要吃掉农民一年的口粮!我实在看不下去。看着这位什么风浪都经历过的睿智老人,我肃然起敬!不禁反躬自省,从我的个性来看,当老师也许真的比当秘书更适合,能依着自己的本性生活,又何尝不是一种幸福呢?抹去了浮躁和功利,我开始投入。一个多月后学校要求我开公开课,我上《装在套子里的人》,完全依照大学老师讲小说的那一套上法来上,结果得到同组所有老师的表扬和鼓励,可林老师发言了,他说,这堂课是不折不扣的满堂灌!从他嘴里我第一次知道了“诱导式”,“学生为主体”等新名词。我一辈子都记得这次评课:同事们的真诚鼓励让我对未来充满信心,林老师的一针见血让我有了正确的追求目标。以后我坚持一课不落地听两位老师的课,琢磨他们是如何诱导启发学生,如何处理教材,如何培养学生语文学习的习惯的。过了一段时间,两位老师又对我说,你听我们的课千万别一味地模仿,一定要形成自己的风格。虽然当时我还只能是模仿阶段,可我心里记住了,要追求自己的特色。

    这就是1987年的那个夏天,我走过了酷暑,迎来了凉爽的秋。现在我能说的就是:感谢命运。我遇上了两位良师益友和一批团结的总是给予我无私帮助的丽水中学语文组的同仁。

    开始工作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我的目标是很现实的:就是每天让自己过得开心。因为一堂不成功的课会让我整天懊恼、沮丧,而一堂能吸引学生,调动他们积极性的课却给我带来了巨大的精神愉悦,可这样的日子总是少数。于是我每天琢磨的事就是,尽可能地发挥自己的聪明才智和尽可能地发挥学生的聪明才智。我想虽然自己没有学过心理学和教育理论,但我的长处在于有较好的语言文学基础和一定的知识面。于是我很少依赖教学参考书,而是更多地去翻阅别的书籍资料,调动已有的知识储备,运用自己的头脑反复地研读教材,形成个性化的理解,慢慢地学生觉得我的课有了一点特色。而真正得到学生认可的是我努力给学生一个舞台,让学生动起来,让学生在实践中学语文,在活动中学语文,有语文学习的成就感。      

    比如课前5分钟的诗词介绍,我先示范讲几首诗,告诉学生鉴赏诗歌的方法、要领,向学生介绍有关诗词的鉴赏词典。然后按学号轮流每节课一位同学上台介绍,要求脱稿、声音响亮、思路清晰、内容完整,其中有一项达不到要求者重讲。最后全班速背、名言名句默写。一个学期结束后,将全班同学介绍的诗歌装订成册,每位同学以本诗集为范围出一份试卷并评选最佳鉴赏员。在这个活动中,学生先要找诗歌鉴赏的书阅读,然后挑选,将所选诗歌内容真正理解,这是读的能力的训练。大方地面对听众大声地说,要说得明白,这是说的能力的训练。速背、默写,这是记忆能力的训练。每人出一份卷,是考查学生听的效果。2004年浙江省的高考语文试卷中的课外名言名句和李白的词正好本学期我们同学都介绍过,他们知道后很有满足感。本月8月1日我坐火车从丽水回杭州,中途,对面的年轻人突然问我,你是语文老师吧?我有点惊讶,我不认识他啊。他说,你教过我半年,那时你正怀孕,“枯藤老树昏鸦”是你教我的呢。他又说,他只读了那半年,后因为打架被学校开除了,现在四季青服装市场做生意。我想,14年了,他也许忘了我姓名,也许忘了学过的课文,但他记住了诗,14年后看到语文老师脱口而出的是诗!我很欣慰。

    又如作文教学,我也是尽量让学生动起来,给学生成就感。每到高二我就让学生自己改作文。或一篇作文全班改,或互相交换改,或两人改一组,或一文多改。我在之前和之中作修改方法指导。评价作文的最好办法是激励法,激励的最佳途径是将学生作文变成铅字。因此每一个月评选一次优秀作文,在教室墙上发表;好文章逐级上推:校文学刊物《南明》,市级中学生文学刊物《萌芽》,市级报纸《广播电视报》,省级的《读写月报》、《作文报》等。学生看到自己变成铅字的文章的光荣感是不言而喻的,由此产生的对语文的兴趣将是终身的,我推荐出去的第一篇学生习作的作者现在在《浙江日报》工作。

    给学生一个舞台,学生会给我很多灵感,我与学生一同成长。给学生一个机会,让他听,让他说,让他读,让他写,语文能力与素养也就形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