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大存:给学生展开创造性思维的广阔空间

发布时间:2004-06-10浏览次数:40

给学生展开创造性思维的广阔空间

邱大存(浙江省特级教师)

 

    邱大存 ,1951年生,浙江椒江人, 1988年毕业于浙江师范大学中文系(函授本科),1995年浙江师范大学中文系硕士研究生课程班结业。现在杭州第二中学任教。

    长期致力于语文教学与研究,发表论文30篇,其中国家级、省级16篇;10多篇论文获奖,其中国家级一、二等奖4篇,省级一等奖1篇。参加2部省编教材、《全国3+X新高考名师解读导引》的编写工作;完成国家级、省级、市级课题各2项,多次获全国、华东地区、杭州市中学生作文竞赛优秀指导老师奖。

    从教以来多次获地市级先进工作者等荣誉,2000年被浙江省人民政府授予“特级教师”称号。


    留有空白和填补空白,是教学上的辨证的统一,而目的都是给学生展开创造性思维的广阔空间。

 

    “她为了如此秀丽迷人,必须失去双臂。”教学《米洛斯的维纳斯》时,不禁有了这样的感悟:米洛斯的维纳斯虽然偶然失去了两条由大理石雕刻成的美丽臂膊,却出乎意料地获得了一种不可思议的艺术效果,因为断臂维纳斯给欣赏者留下了艺术再创造的广阔空间;我们在语文教学中可以大胆“缺失”,应该善于“缺失”,促进学生创造性思维能力的发展。

    电脑中的“最小化”能腾出界面,“删除”能使电脑启动快捷;过多的信息输入,会形成信息饱和障碍,堵塞学生自由思考和想象的途径,影响创造性设想和方案的产生。创造性思维的展开需要“精鹜八极,心游万仞”(陆机《文赋》),创造性思维是一匹在辽阔草原上纵情驰骋的骏马,应有广阔的活动空间。在教学中,教师千万不能以自己的口若悬河或絮絮叨叨挤占学生思维的空间,甚至影响他们的呼吸。教师要善于藏匿,要舍得割爱,要留有空白。现代国画大师齐白石的《虾戏图》,尺幅之间,只有几只墨虾,没有水痕,没有涟漪,但欣赏者都不会怀疑虾儿们是在一泓碧水中嬉戏。短篇小说巨匠莫泊桑《项链》的结尾戛然而止,给人留下了强烈的悬念,也因而使作品的艺术魅力经久不衰。文学艺术大师在创造空白的同时也“创造”了富有创造力的欣赏者,那么,我们为什么不能在创造空白的同时也“创造”出富有创造力的学生?

    但有时我们教师也要去填补一些空白。笔者曾参加《古代汉语》自学考试的监考,发现试场内考生对“追亡逐北”中的“北”的解释无一正确。试想,如果以前能有老师向他们指明,根据“北”的古字形分析,它的本义是“两人相背”, 最终引申为“打了败仗往回逃跑的军队”,那么,学生恐怕会牢牢记住。但可惜的是,参加自学考试的,一般没有老师的直接指导。又如,向学生挑明“省亲”和“反省”中的“省”字均和由“目”产生的“看”有关,他们恐怕能比较灵活的理解并牢固地记住“眷眷”(《为了忘却的纪念》)“眷念”“眷顾”等词。这是因为,一定的知识积累和必要的信息量,能开阔学生的视野,能拓宽学生展开创造性思维的空间。试想,有人要在某个国际大都市如愿地选乘公交车,如果对该城市公交线路的分布知之甚少,能收到预期的效果吗?我们说,有所凭借,才能做到“逍遥游”。

    留有空白和填补空白,是教学上的辨证的统一,而目的都是给学生展开创造性思维的广阔空间。

    笔者在教学《咬文嚼字》时,针对文中所引的苏东坡的“独携天上小团月,来试人间第二泉”(《惠山烹小龙团》)这两句诗提问:为什么说苏轼的这两句诗比“惠山泉水泡小龙团茶”这句话表达得好?你能创造性地将“虎跑泉水泡龙井茶”这句话改写成两句诗吗?笔者的前一问既是给学生留有空白,因为这是让学生自己寻找道理,给学生留有积极思维的空间;也是填补一些空白,因为师生共同探讨出来的道理,可以作为学生此次小试文学创作和今后进一步阅读鉴赏的凭借。扬奇普同学写出这样两句诗:“袅袅龙井烟,轻舞虎跑泉。”笔者当着全班学生的面赞赏这两句诗,让学生享受创造成功的喜悦,并趁机提问:这两句诗有着怎样的意境?与苏轼的这两句诗比怎么样?这是进一步给学生展开创造性思维的广阔空间。

    学生创造性思维的展开,有赖于学生进行“自主、探究”性的学习,而其间教师提出精要的问题,加以必要的提示,或引导学生提出有价值的问题,进行适当的点拨,都是很有必要的。要给学生展开创造性思维的空间,放羊式的教学和保姆式的教学都是不可取的。

 

    教学上对学生的不放心,影响着学生研究性学习的进行,一味进行传授式教学,其弊端自然不言而喻。近年来,研究性学习受到人们的青睐,传授式教学往往遭到人们的白眼。那么,到底应该怎样看待“自主、探究”式的学习和传授式教学呢?这是笔者一直在思考的问题。本文恐怕能说明其中的一点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