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卫民:当老师,我让学生“好为人师”

发布时间:2004-06-10浏览次数:35

 

当老师,我让学生“好为人师”

林卫民(全国优秀教师、浙江省特级教师)

    林卫民,1963年生,浙江玉环人,1993年毕业于浙江师范大学化学系(函授本科)。曾任玉环县教研室主任、县中校长、浙江省教研室副主任,浙江省九届人大代表。现任杭州外国语学校校长、党总支委员,高级教师,浙江省“5522”名师培训班指导教师,浙师大教育硕士(学科教学•化学)指导教师。兼任中国教育学会化学专业委员会常务理事、计算机教学专业委员会常务理事、浙江省特级教师协会秘书长。

    在教育、教学研究中颇有建树,在《化学教育》等刊物上发表教育教学管理及化学教学研究方面的论文近170篇,课题“中学化学教学设计的理论与实践”获省教育科研成果二等奖。

    曾获“全国优秀教师”、“浙江省特级教师”、“台州市十大杰出青年”等荣誉和中国化学学会“优秀青年化学奖”、浙江省“英才奖”。

  

    利用学生的好胜心,找准学生的最近发展区,扣住教材的教学关键点,不是很难也不会很多,让学生主动探索,内驱学习,适时发展。我想,教师的“装不懂”也就是“问题――发现”型学习模式的通俗操作。

 

    初为人师时,总觉得“好为人师”是一个褒义词,便也一味地“好为人师”――总想竭尽自己之所能为学生说个明白、讲个透彻。

    渐渐地,发现自己的苦口婆心并未被学生理解与接受。你讲得津津乐道,他听得心猿意马;你讲得博古通今,他听得雾里看花;你讲得深入浅出,他听得不以为然……既然学生不爱听,那就不讲吧,少说两句我总做得到。

    可是,不说也不行啊:学生不明白,不理解,不懂啊!你看,考试成绩给了你一个下马威!我不禁感慨:当老师可真难啊!多说不行,少说也不行,说得恰到好处到底是几何?其实,这样的感慨不只是我年轻时有过,我相信现在的很多年轻老师也在这样感慨。

    不知道是哪一天,我突然悟出了一个道理:我少说,让学生多说;我“不懂”,让学生迫不及待地弄懂、而且还把“不懂”的老师教懂!此法屡试屡爽,真的!

    那一天,初中化学课。

    在板书一个化学方程式时,要用一个NH4HCO3的分子式。对于初中刚学会分子式的学生来说,该分子式有点难记。我开始“作秀”:“对不起,我忘记了碳酸氢铵的分子式,怎么写的?同学们帮我翻一下书,找一找。”我做出期待状。

    平时学习扎实的那一拨学生已经纷纷举起手来了,他们七嘴八舌地说着“我知道我知道,是……”;那些平时不花力气懒得记繁琐的分子式的学生也开始噼里啪啦地翻书查找、神情集中地默记、真诚地口述给我听!善良的孩子们,很想教老师一手。此情此景,让我顿悟:好为人师的何止是咱们老师啊,他们――学生也是!

    既然你们好为人师,那就让你们过一把“先生瘾”。至少在我林老师的课上,我会制造机会,你们可以经常当我的老师。

    演示实验时,关键步骤,我“搞不明白”了,让学生教我一把;

    综合问题,我在课堂上当堂“寻思良久”,我的学生就会帮我一起分析,理清思路,找出方法;

    甚至,在分析试卷时,我也常会“不明白为什么”,他们也会实话实说错误原因和学习状况……

    受益匪浅!真的受益匪浅!教师“不懂”,学生就很想懂;教师“不会”,学生竟然马上就会!

    学生不懂装懂逃不过老师的火眼金睛,教师“懂装不懂”也要有个度,或者说还要有点“演技”,要不会弄巧成拙:太简单的装不懂,学生会觉得“你在耍我们”;太难的装不懂,学生会感到“确实搞不懂”,然后放弃;装不懂太频繁,学生会觉得“有点烦”;装不懂时态度不诚恳,学生会直指“你是装的”。

    一个偶然的机会,我发现在小学生面前“装不懂”更容易。

    那是一节小学语文课――

    老师:你们知道哪些有关“茶”的文化?

    学生:……(小学生发言的积极性真高,说了很多有关茶的知识:涉及到茶的历史、种类等)

    老师:你们知道这么多,怎么知道的?

    学生:书上有的。第八课《说茶》。

    老师:是吗?那我们一起来读读课文。

    学生:(很兴奋地打开书,津津有味地读课文了)

    [你看,这不是明摆着老师蒙学生吗?难道教材中有这些内容老师会不知道?可是学生还是很开心,他们认为自己比老师发现得早!就这么容易地把学生的学习积极性给激发出来了。小学生面前老师装傻、装不懂也很管用。这方法简直是“放之四海而皆准”了。]

    其实,教师“发傻”、“装不懂”是一种教学技巧。利用学生的好胜心,找准学生的最近发展区,扣住教材的教学关键点,不是很难也不会很多,让学生主动探索,内驱学习,适时发展。我想,这也就是“问题――发现”型学习模式的通俗操作。新课程标准所倡导的教师角色的转换,这恐怕也是教师的又一种角色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