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作帝:在课堂演绎一场文学的交响乐

发布时间:2012-03-01浏览次数:376

有这么一位老师,他的学生在他的教导下,成了一只只贪婪的“土拨鼠”,他的同事们满口赞誉他像“一朵花”。常立老师说:“他有细致、真实的情思”,李蓉老师说:“他说着诗一般的语言”,而他的学生们“不同意”了,因为在他们看来,说着精致话语的首老师,偶尔也有变身“斗士”的时候。他,就是人文学院的首作帝老师。

“文学交响乐”的指挥家

   “一样是写爱情悲剧,苏青粘附着厚重的油盐味,炊烟袅袅升起;张爱玲,‘正是在感受到欲聚欲散的状态中’,完成了一个美丽而苍凉的手势……”课上,首老师总是用“文气”的语言,为同学们对比分析文学作品里情感的细微差异。而作品里的一些优美语句,他总能信手拈来:“如何用具象描述人物抽象的爱?”他引用“喜欢一个人,会卑微到尘埃里,然后开出花来”;讲至形象展现作者的观点,他又举三毛的“生命的滋味,无论是阳春白雪,青菜豆腐,都要自己去尝一尝”……诸如此类,首老师的课上,浪漫的文艺气息扑面而来,同学们常感到自己更像是在欣赏一场文学的“交响乐”。

  有时,他会像指挥家一样,轻轻一点座中的同学,提问:“《项链(节选)》里的一些细节,你们看出了什么样的心理情感?”如果学生答得不错,他便开怀地一个又一个请学生回答,一遍遍地强调“关注细节、细节”,活似严谨的指挥者在抠演奏者的音准。

  首老师的眼里,阅读当从细微之处去体悟情感,融入其中。他常说:“文学离不开情与爱。”同学们在他的引导下,变成一只只“土拨鼠”,贪婪地“挖掘”着文学之美。

“独行特立”的“斗士”

   课堂上,首老师思维活跃,“霸气外露”。讲解十七年文学《青春之歌》时,他并不按常理出牌,反而从“作者杨沫为什么要把主人公林道静写成这样”的角度出发,让同学们体会到“文革”对作家的压迫。面对当今文学庸俗化、浮夸化的现象,首老师也一直“很有话讲”。他会深锁浓眉,挥舞着执粉笔的手,气愤道:“那些所谓‘作家’成天上蹿下跳地开讲座敛财,我从没见过一个像交际花一样的作家能写出好作品来!”

  他经常处于“打着鸡血般”的“战斗”状态。一回,他又如往常一般激情飞扬地讲述写作手法,或执粉笔振臂,或大笑捂脸,在狭窄的讲台后来回走动时,衬衣竟被身后的黑板槽撕开了一道口子,他却恍若未觉。

  “首老师上课从不照本宣科,他并不故意选择中立,而会性情又鲜明地提出自己的观点。他的课上,我从来不会感到无趣或者想要睡觉,每回听课我都心怀期待。”学生林晓静说。

他还有些意外的“功力”

   首老师写文艺短信的“功力”超强。平安夜那天早上,班里派代表送他一小袋苹果。傍晚,老师发来短信,上面写道:“今天,我像是个诗人,看到什么都哭……我忘记了其他,感觉有生以来第一次如此骄傲与愉快……你们改变了一切,新音乐从死去的旋律上诞生,新方向从消逝的路头奇妙展开。”他还特别吩咐要转发给班上每一个同学。

  老师“逮人”的“功力”也不赖。熟悉他的同学,常找首老师帮忙上网买书,老师总是热情欢迎,“来者不拒”。谁也不会担心收不到书,因为有时为了将一本书转交给学生,他会趁着午休的空档,踩着自行车到公寓门口等候,亲自“送货上门”。

  此外,首老师“��嗦”的“功力”也不得不说。去年班上的王璐瑶同学骑车出意外。此后,首老师便严肃要求同学们每次放假回家或返校,必须发短信告诉他是否安全到达,若没及时发信息,还会有被他“连环call”的“危险”。班上的陈婷婷同学笑着说:“每回发‘平安’短信,他都会认真地回些很文艺的句子,末尾还婆婆妈妈地附上‘注意安全’。”开始,同学不免觉得他“班管严”,但见过他担心同学安全而急得跳脚的模样,也就慢慢养成了发“平安”短信的习惯。

  更多内容详见浙江师范大学报第217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