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书家庭之宣炳善

发布时间:2012-03-19浏览次数:101

曾多次想象过“书籍成灾”的场面,真正走进宣老师家,还是惊叹不小。客厅里靠墙排着两个七层大书柜堆满了各种书籍,柜顶到天花板的小空间也挤满了书。视线扫过,地面上、凳子上、电视桌下、茶几底下,都是一摞摞的书。但这还只是一小部分,不到15平方米的书房里也排着5个大书柜和两张书桌,满满当当。大书柜两面都可以放书,柜子里摆不下,只好摞在地上,书越来越多,就“禁止通行”了。

陆佳浩 摄

  随手从书架抽出一本书,书页间还夹着很多跟书中内容有关的剪报文章。宣老师买书是随着钻研的领域不断变化而变化的。研究金华斗牛,宣老师会去找很多民俗的书来读;斗牛活动里牵扯到祭祀的内容,他就去淘祭祀的书;祭祀涉及到上古仪礼,《仪礼注疏》等书又会被他收入囊中,一环扣一环,宣老师会把相关的书籍都买下,不知不觉,书越来越多。除此之外,与社会文化相关的书,统统在涉猎范围之内。

  宣老师找出了他收藏的几本泛黄的线装书,“这些是我到各地淘来的手抄本,算是宝贝。别看它薄薄几页,价值可很大,现在很难找到了。”宣老师每次出差,空闲的时间一定去逛书店。他常常带两个大大的空行李箱出门,回来的时候,就是两大箱子书。在美国上培训课时,他跟着大家在波士顿逛街,看到哈佛书店就不肯走了。逛完书店,人生地不熟又掉队的他,只能让出租车司机带着找回了酒店。买旧书花两百美元,打车却花了近三百。对买书成痴的宣老师来说,全国各地的旧书市场都是他爱极了的地方。

  书难寻,藏不易。台湾学生书局出版的《牛郎织女研究》版本难觅,从2002年到2005年,宣老师两赴国家图书馆,遍寻无果,经由师大图书馆的中文文献传递服务才得偿所愿。3年后,宣老师终于出版了自己撰写的《牛郎织女》。

  宣老师爱藏书与他的博导周振鹤先生还颇有渊源,两代学人间,薪火相传的不仅是学识,还有一种藏书的传统和对学问的追求。周振鹤先生曾经感叹好书太贵,到拍卖行买书的人又多半是不看书的人,书已经成了装饰用的奢侈品。近年来中国房价暴涨,一般人自顾不暇,何况是书。“过去知识分子那种纯粹的‘藏书楼’传统逐渐衰败,现在的读书人有个书房就不错了”,宣老师说,给书和自己一个文化空间,绝非易事。

  “我跟妻子说,要把最大的房间变成我的书房,现在有七个大书柜,我打算再做两个一模一样的。”即将迁入新居的宣老师早就已经为他的宝贝书做好了打算,“我特意选了有阁层的六楼,把阁层利用起来,再造个负重至少150公斤的楼梯,我的这些书就有足够大的‘窝’了。”宣老师的愿望就是能够拥有属于自己的真正的‘藏书楼’,那即使书籍的好归宿,也是自己精神空间的所在。

  春去秋来,几番寒暑,宣老师在阅读中品味人生。一册藏书,一方书架,一座书楼,在书中他拥抱着整个世界。

  链接:http://sdxb.zjnu.edu.cn/media/user/2012-02-29/show2.html 校报2012年2月29日第217期 副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