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书家庭之李震

发布时间:2012-05-22浏览次数:183

走进李震老师家,最先映入眼帘的便是客厅里一地的书,只有一张沙发是空着的。我惊叹于眼前的“小山丘”,十几秒之内嘴形一直保持在“哇”的姿态。见我如此吃惊,李老师笑着带我到隔壁的书房。一进门,我几近“醉倒”,15平方米左右的书房,除了一条宽不足一米的过道,其它空间便全是书了:墙四周的书架顶到天花板,地上则挤挤挨挨地站着一摞摞一人多高的书塔。一张小型书桌藏在书的怀抱中,李老师每日就躲在这书海里品香茗闻书香,被千万人传唱的“书山有路”和“学海无涯”,在他的书房里平生了一番别样的风味。李老师迎上来说:“我家的书已经‘成灾’了,再买书来,估计是没有人站的地方了。”

胡珍妮 摄

  书叠得太高,“塌方事件”时有发生。只轻轻一碰,一摞外国人研究中国的书塔倾斜倒塌,恰又碰到另一摞,像多米诺骨牌一样,所有的书都摊在了电脑上和地上。李老师闻声赶来,见我手足无措,忙说此类事情经常发生不足为怪,一边轻车熟路地给散乱的书归位。书架环墙而立,陈列着哲学、伦理学、政治学、宗教学、心理学、美学、考古学、人类学、民俗学、经济学、法学、民族学、历史学、艺术学、文学理论等等十几个学科的书籍,李老师将这些书分门别类,用到时便信手拈来。置身这书的世界,李老师像是一个舵手,更像是指挥家,显出十足的“指点江山,激扬文字”的气概。

  从非专业到专业,从儿童读物到学术著作,李老师的书涉及面甚广。“看书我喜欢‘干货’,就是有真正的思想和深度的书,这样的著作能激发人的思维和创造性。我不反对通俗,只要俗得有趣、俗得可爱,比如蔡志忠,大俗大雅即如此。”为了研究工作,李老师一度精读法国哲学家米歇尔·福柯的全部著作,揣摩福柯思想命题的意义成为那一段时间他头脑里的全部内容,他笑着说那时的文字都飘散出浓重的福柯味。

  漫画书也是李老师的大爱,《丁丁历险记》、《史努比》等漫画,李老师都有不同的版本。“下课回家,拿出来翻翻当做消遣,每个情节我都非常熟悉。”像台湾学者赖瑞和《杜甫的五城》、《坐火车游盛唐》,美国记者彼得·海斯勒《寻路中国》这样的书置于案头,在斗室做文史游,算是极好的文化休闲。“这样的书不是专业书,更不是旅游指南,但却集历史、地理、文化于一身,文字深入浅出,思想却隽永而丰富。”李老师还说,尽管书的内容都了然于胸,但每一次的随手翻阅都像邂逅一本新书一样,意趣无穷。

  家里“书满为患”的局面正是李老师对各个领域书籍的“博爱”造成的。他说,买书其实也是学习新知识的过程。他十分享受认书、买书和读书的过程,在占有新书的同时也增加对一个新领域的了解,这是一种意料之中又出乎意料之外的收获。书是李老师珍贵的藏品,他随时能从中予取予求,满足对知识的渴望。手执一卷,与书对话收获别样的人生阅历,李老师被书堆环绕着,“淹没”其中,和书相映成趣。“留住一本好书,就是留住一种思想和视野;喜欢书,就是喜欢一种文化。”李老师秉持着自己的藏书理念。

  “腹有诗书气自华”,见识了李震老师的书房,便理解了他的儒雅。我想,一个爱书之人长年潜心阅读,他的书山学海,定会风光无限的。

  链接:http://sdxb.zjnu.edu.cn/media/user/2011-05-15/show2.html  师大校报2011年5月15日第205期副刊